给狗找保姆?一片指责“骂”下招聘广告_天成家政

给狗找保姆?一片指责“骂”下招聘广告

来源:天成家政资讯  日期:2004-03-24 11:20:00

【金陵晚报报道】 上月中旬,本报报道了安德门劳务市场出现招聘宠物保姆的新鲜事,立刻引来各方关注。一个月过去了,记者再次回访“心亦”职介所时,结果出人意料:当时贴出该广告的朱心心经理说,因为舆论压力太大,“逼”得她第二天就不得不把广告撤了!她委屈地说:“这种招聘以后再也不揽了。”

朱心心告诉记者,上次他们发布的信息一张贴出来,立刻引来非议,受不了“夹板气”的她第二天被迫把广告撕了下来。她说,当时前后有两个雇主要招宠物保姆,一个在江宁住别墅、一个在江浦住别墅。广告信息一登上窗口,来往的人看了当场表示不满,有的朝她翻白眼、指指戳戳,更有的当着她的面就气愤地说:“给狗找保姆,太不像话了!”“我们是来找工作的,不是伺候狗的!”“这种招聘也贴,不讲良心!”朱经理当场就很委屈。之后,一位和她相熟的阿姨到她的办公室里说她“这些雇主把人当什么了?真是胡闹。”还好心提醒她,以后别揽这种招聘,遭人骂。受不了舆论的压力,朱经理第二天就把广告撤了。

记者采访时,一些看了广告的民工也显得比较气愤:“这个简直糟蹋人,我又不是替狗干活的!需要正经工作”。

说起“宠物保姆”的事情,朱心心用“市场太不成熟”来概括。据她介绍,因为缺乏成功的范例,所以雇佣双方很难合拍,还有的雇主的心态没摆正。她告诉记者,虽然招聘广告第二天就撤了,但还是有人愿意做,一位姓刘的阿姨就通过她,到江浦那位雇主家当了“宠物保姆”,一个人带5只京巴狗,但刘阿姨只做了一个月,就向她诉苦好几遍,还抱怨太脏、气味太重了,结果只好自己辞职。刘阿姨走后,雇主还托朱经理再找别人。有了这次“经验”,朱经理心有余悸地说,下次不敢再贴类似招聘了。

观点交锋

正方(关键词:正当职业饲养≠侍候)

刘允文(25岁,杂志社编辑):我觉得宠物保姆和宠物医生、动物园饲养员没什么差别,都是一份正当职业,上升不到人格的“高度”。你能说,动物园的饲养员就是侍候畜生的吗?不是侍候是饲养。

高云(28岁,房地产公司职员):我家里就养着一只小狗,我也希望保姆能像对待自己孩子一样对待宠物,但我会很尊重来照顾我小狗的人,不会认为她是来侍候狗的,只是帮着我一起照看。

罗勇(33岁,日化品公司经理):在宠物市场兴起的趋势下,“宠物保姆”出现也是迟早的事。这和其他的劳务合同关系一样,照看狗、饲养狗,都是一种职业责任,并不损害从业者的尊严。不存在谁强迫谁,而是一种双向选择。上升到尊严、人格有点“尊严敏感症”,“仇富”的心态。

反方(关键词:人怎能伺候狗贫富差距)

陆梅萍(32岁,家政从业人员):伺候人还不够,还要伺候狗?别说一个月只有400块钱,就是再多我也不干。这侮辱人。出去别人问你干什么的?我说给狗当佣人,我不丢人吗我!

陶女士(43岁,工厂职工):自己吃的居然还没有狗好,这还能算是“饲养”吗?自己吃不饱穿不暖,日子过得紧巴巴,人家一条狗,却吃香的喝辣的,一个月吃掉的钱是你挣回去养家的几倍,这人过得连条狗都不如,这人还有尊严吗?

林先生(不肯透露具体身份)凭什么玩宠物的富人有权提出这种有辱人格的要求?凭什么有钱就能买别人的尊严?玩狗是富人的消费行为,不是说穷人就不养狗,而是穷人不会像有钱人那样,把狗看得比人还像个人,倒过来还要人去服侍狗。为了满足富人的消费心理,要穷人低人一等,这算什么?社会公平不仅仅指劳动与报酬的对等,也应包括劳资双方人格尊严的平等。

中立方(关键词:隐私尊重)

牛青兰(38岁,媒体工作者):“狗保姆”的提法本身带有侮辱性,把本应平等的关系扭曲成了尊卑关系。

尹芳(22岁,女大学生):有钱人的钱怎么用,穷人怎么挣钱谋生,都是个人的事。

马小宁(32岁,高校教师):不应简单倡导从业者为了尊严,拒绝从事宠物保姆之类的职业;也不应直接给这种职业加上“光荣”的标签。关键是倡导雇主尊重宠物保姆,而不是让宠物凌驾于他们之上。

业界声音

南京添爱家政公司老总吴琼:让一个人去伺候一个小动物,南京人的传统观念是很难接受的。万一被狗咬伤了怎么办,谁来为保姆维权?保姆将宠物带出去散步,如果咬了别人又怎么办,责任在谁?

帮您帮我家政公司老总章娟:做宠物保姆比普通保姆要懂得更多,需要更多的专业知识。我看过新闻,曾经有一个女大学生,做宠物保姆时积累经验,现在开了好几家宠物中心连锁。

金宝贝宠物中心经理冯建国:宠物保姆是个非常正当的职业!在国外非常正常,广东也很多。我认识的很多经济条件好的高级白领都有这个需要。他们中大部分素质都很高,对来做宠物保姆的人会很尊重,不存在人格贬损的问题。警犬也有专业的饲养员,你能说他们从事的是侮辱性工作吗?

“宠物星球”宠物医院经理叶维锐:宠物医疗、宠物婚介都有了,出现宠物保姆,没什么大惊小怪。关键是这个行业怎么发展。南京宠物市场还不成熟,据我所知,正规的宠物保姆还没有,而零散的,自身维权也很难。

专家视线

江苏省社科院副院长叶南客:随着职业的多元化,市场上出现“宠物保姆”是很正常的。以后,还会出现各种各样“出位”需求,社会需要一定的容忍度。

南京大学社会科学博士徐翔:现代社会,人与人的交流渐渐变少,很多人的感情就会转移到宠物身上。这就打破了社会“以人为中心”的思想观点,人与宠物之间是平等的,可以建立起亲密无间的关系,所以,人可以请保姆,宠物当然可以请保姆。关键在于,饲养宠物和宠物的主人要有一个正常的心态。

宠物保姆:“吃得还没狗好,狗打个喷嚏都紧张”

“一个月做下来,吃得没狗好,还要像服侍人一样服侍5只京巴狗,结果把自己搞得邋里邋遢,还一肚子委屈。”说起当宠物保姆的日子,45岁的刘阿姨一脸气愤。

刘阿姨是六合人,做保姆这行已经5年了,今年2月,她通过安德门劳务市场内的“心亦”中介,应聘到江浦一大户人家做“宠物保姆”,一个月之后,她毅然“炒”了雇主。刘阿姨说:主家给我400元,钱不算少,但我受不了,因为比“侍候人还累”。

刘阿姨的主家是位老太太,一个人住在女儿在江浦买的别墅里,老太太能自理,却视自己养的5条京巴狗为“掌中明珠”。当初在“心亦”中介给狗宝宝找保姆的时候,就明确要求:“要像爱自己孩子一样爱小狗!”

做了宠物保姆后,刘阿姨的一天是这样度过的:每早8点就要牵着5根绳子,带5只狗溜达;回来后开始给狗做早餐,老太太要求以狗粮为主,不能多喂;安顿好它们,就要抱狗盖的被子、垫子出去晒;晒完还要陪狗玩;下午5点再领它们出去散步,顺便买狗食;晚上回来狗儿吃的都是各种肉和鸭肝等拌的饭;吃完再一个接一个给它们洗澡;最后还要用吹风机吹干毛发、穿起“衣服”……每天都要重复做这些事情,人围着5只狗转。

刘阿姨说,老太太一开始就“命令”她“狗儿千万不能生病”,所以狗打个喷嚏都让她心惊,生怕“侍候不周”。老太太年纪大了,每天稀饭素菜,而她自己正是“壮年”,跟着吃这些东西身体肯定吃不消。她说,这是最“过分”的,感觉吃得还没有5只狗好。 刘阿姨说,这一个月当“宠物保姆”挨得骂,比一年都要多:“开始我也不知道狗的饭量,盆子里放少了,小狗吃完就不停舔着嘴唇‘呜啊呜’的,老太太就讲我。”还有,“要是吃多了,狗趴在那里不动,主家也责问我。”刘阿姨介绍,她自己很爱干净,甚至有点洁癖,本来带去了几件衣服换,可后来发现晒完狗盖的被铺,浑身都是毛,掸都掸不掉,就算了,任它一件衣服脏吧。“特别是给狗洗澡,它身子一甩,我满脸是水。”晚上休息时,集中在一个屋子里的狗儿还不安生,总是叫个不停……“想到这些,我都想哭。”

您的预约信息已经成功提交,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

感谢您选择我们!

Thank you for choosing 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