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友原创:一位下岗男工的陪读经历

来源:天成家政资讯  日期:2004-02-23 17:00:00

  98年底,董华所在的化工厂破产,他也由一个技术科长跌至成为平民百姓。自后,为了寻找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,他几乎跑遍了整个岛城。儿子的突遇横祸,使他不可能再去选择合适的工作。由于既要赚钱,又要照顾病床上的小儿子,他不得不选择“陪读”这个行当。

 
  一

  七年前,李倩看中我,一点也没走眼,既有大专文凭,又有“中级”职称,加上,父母赐生给一个“白马王子”的长相:1米82的个头,宽阔的天庭,闪亮的双眼皮。当时追我的女孩有七八个,都是冲着酷劲求爱。不过,李倩不仅仅是此因,用她的话说,眼热我是个打着灯笼也难寻觅的忠诚老实人。

  不过,市场经济大潮,冲刷了全社会,也考验了男男女女老老少少。我原在的工厂,产销不对路,由倒闭到破产,这是预料中的事。端端想不到的是,我下岗后,这个小家庭的灯笼一下子吹熄了,生活的阴影迷茫了心头。所好李倩在一家合资企业干会计,还有旱涝保收的工资,她善解人意地安慰我,世上无绝人之路,东方不亮西方亮,黑了南方有北方。多处寻找,四面打听,总会找到饭碗,说不定还会超过以前的工资。

  不久,我见到一家建筑装璜公司招聘统计出纳人员的广告,按规定带着身份证、文凭去应聘。可是想不到被公司的经理卡住了喉咙,他的理由很简单,一定要选用有5年实际工作经验的人。我的化验师上岗证等于废纸一张。但是,经理还算同情我的遭遇。他说,我的气质身材不错,可以打个电话给一家服装商场碰碰运气。岂料到了那里,老板啧啧嘴,摇摇头,说是他们虽然紧缺男性收银员。然而,人过30已远远“超龄”了。

  半个月后,总算找到一份“体面”的差事,李倩的堂兄在某小学任教务主任,他们中有个女教师即将分娩,可以照顾我当代课老师。三年级的语文课兼班主任,还足足可以应付。我勤勤恳恳与孩子相处了三个月,女教师满了假,只得怏怏回家了。

  本想等到下学期开学,再找个代课的活儿。可是漫长的夏天,热得难熬,闲得发慌,一个大老爷子坐在屋里干家务,总不是滋味呀!我提出帮助畜牧场送牛奶,或者代邮局传递送发广告,李倩却不同意。她说,自己是个绝顶爱虚荣的女人,她羡慕我昔日的老同学中有不少是“白领”人士,也感叹自己的“先生”是“落时的凤凰不如鸡”。她说,幸好多年来省吃俭用,还有3万元积蓄,可以应付两三年。

  于是,我强忍着性子坐等机遇。

  等呀,等呀,没想到却等来了横祸,一天,儿子贝贝和邻居家的孩子爬到楼顶放风筝,由于风越刮越大,贝贝拉着绷紧的线往回收,没想到放线盒啪地一声,离开了双手,他气急败坏地张着两臂去抢夺时,一个趔趄,从水泥板沿栽了下去。

  等到大家听到贝贝从楼顶摔下,疯一般地赶去,孩子已一声不响,摔在花坛里。也许该着命大,三楼正巧晒了几床被子,贝贝落到上面时绷绳断了。不过送到医院一诊断,股椎和下肢粉碎性骨折,脑颅严重损伤。

  二

  真是祸从天降!贝贝先后开了三次刀,住了5个月医院,共花了4万多元医药费,孩子还落了个轻度脑震荡。

  李倩虽然向她哥哥、姐姐借了一万多元,用她的话说,还是不幸中的大幸,孩子捡了条命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!

  不过,面对雪上加霜的现实,李倩不太乐观了。她甚至第一次打破了自己固守的围城,提出只要不挣昧心钱,有些职业不必过分在乎。

  我到市职介所去探底,看了许多招聘启事都不如意,有的工资待遇很高,但多系专业性的体力劳动,有的系外地劳务输出,至少要订两三年合同,而且还得花一千多元的上岗培训费,所长李大姐是个热心肠的好女人,听了我的一番话,十分同情。先是代我联系了几处家教,按照主人家的要求都是晚上5点半到7、8点为孩子施教2至3小时,而这个时间李倩还未下班,家里贝贝万万离不得人。隔了几天,李大姐挂电话找我,她终于按照我的实际情况,找到一份特殊的职业。

  原来郊区小水镇住着一个刚死去丈夫的有近百万巨款的女老板杜芳,年纪已有50多岁,但是由于患上白内障很少出门。所以很想找位有一定水平的人,每天给她读读《唐.吉诃德》之类的作品,消磨消磨时光。报酬是每小时30元。

  李大姐说,看了我的简历,觉得这种“陪读”还是很适合我的。我仔细打听了一些内情,便答应了去试一试。回到家里,李倩一听,也很高兴,因为“陪读”可以任由我来安排时间。另外,主人家是个“白领”家庭,又有那么大的年龄,很有安全感。更主要是这种家庭职业,只要自己不张扬,外人绝对不知,也不会说三道四。

  一个星期天的下午,我按李大姐提供的电话号码联系后,便主动上了门。杜芳的家庭确实十分富裕,一栋独门独院的小楼,四上五下,光连环形客座就有十间。从几幅郑板桥的字画和一台落地凤凰钟,可以看出主人的文化底蕴。

  杜芳热情接待了我。她除了双目要配制一种“A——F32”的眼镜,其它都显得惊人的年轻。也许是做过美容,还见不到这个年龄少不了的鱼尾纹和老人斑。一头青丝柔柔落落,像是从未染过。我开始怀疑李大姐向他介绍的女主人的年龄,因为她看上去也就比他大几岁的样子。

  杜芳很谦和,挂着满脸的微笑。她自我介绍说,自己有一儿一女都在国外工作,丈夫去世后给自己留有一笔财产。儿女们劝她到国外生活……杜芳和我谈得很投机,特别是她喜爱的外国名著,我都熟悉。而且,人物、情节、历史背景真可谓了如指掌。

  三

  我正式上“班”的第一天,便是试读《唐.吉诃德》。

  杜芳坐在沙发上,头靠着背枕,嘱我坐在她身旁的高背藤椅上。她显得特别兴奋,犹如坐在剧场里看着幔幕启开一样激动。

  我拿出过去在学校里参加朗诵会的水平,有声有色地读着、读着,自己不禁也进入了18世纪那个新奇而繁杂的骑士境界。杜芳也随着情节的进展时而起伏着双眉,时而搓手长叹,时而点头微笑。那天我只读了小半章节,大约20个页码,因为杜芳老是打断,老是提及一些问题。

  因此,我回去后,对有些一知半解,甚至完全生疏的重点问题,都要如同教师备课一样,翻阅不少资料。有时,还得托李倩在图书馆的朋友,代寻代找。

  时间漫漫长长而又轻轻快快过去。一本《唐.吉诃德》竟然陪读了一个半月。杜芳在付给工资时,居然给了2千元。我真是受宠若惊,不肯接纳。杜芳却闪着慈祥的目光,坦然地笑着说:“先生你就不必客气了。实话实说,我对钱的概念很淡漠,只银行的存款这辈子也花不完。我现在最贫困的是精神生活,总希望有个人能陪伴我,免去晚年的寂寞。”

  杜芳说得很恳切,她还想再听读《简.爱》、《海燕》等等年轻时喜爱的外国名著。言外之意,我这个高级“打工”,还得长期打下去。

  2千元,我谢绝不得,只有笑纳了。

  我将这笔钱交给李倩时,她真是眉飞色舞。她说,我不是慕富,而是感到这位老太太可敬可爱。最后提出有机会也去拜访拜访。

  当陪读到了《简.爱》快要结束时,杜芳似乎一天也离不开我了。一天,外面下着大雨,我打电话向她告假时,老人家非要我打“的”过来。

  我只读了一小节,杜芳便让我丢开了书本。她说,由简.爱的爱情长旅,联想到自己的亲身感受。她讲得娓娓婉婉,犹如窗外的雨丝,随着阵阵斜风,舞乱了脚步。

  四

  杜芳直言不讳地对我说,除了她的一次单相思初恋后,一直未拥有真正的爱情。

  沉默了一会儿,杜芳突然抓住我的手,喃喃地问道:“我有没有老?还有没有女人的风采?”

  我望着杜芳激动异常的神色,竟然像落魄失魂一样,惊慌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  “你别说我为老孺,我只是想,人生苦短,再也难以享受爱情了,这是终生的遗憾。”

  时钟在嘀嘀地响着。外面的雨越下越大,风吹着电线,发出尖啸的呼声。杜芳忽然对着我噗哧一笑,长吁短叹道:“女人没有永恒的东西,我想请你好好看看我的过去。”

  杜芳推开卧室,让我走进来。在聚光灯下,她指着相册中的一张张相片,从翩翩少女到芳龄小姐,接着是一年一年的玉照,直至今年春节期间的近影。

  望着这不同的彩色,不同的岁月,不同的留念,我好像杜芳在一步步地返回走,又恢复了往日的青春和美丽。心想,其实她如果不说实际年龄,我永远不可能把她当作长辈。此时,耳边仿佛又听到了简.爱的呼唤:爱神是没有名利,没有年龄的,更没有贫富贵贱之分。

  我嗅到了杜芳的发香,听到了她的心跳,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涌上心头。“孩子!”杜芳的这种亲昵称呼让我清醒。她抚摸着我有些微卷的头发,柔柔地看着我说:“答应我吧,永远给我伴读,直到我离开这个世界。”自后,我为杜芳的陪读,揉进了另一种色彩。那晚,我留在杜芳身边。此时此刻,我不知自己到底是不是爱上了这个比我大二十多岁的女人。反正我突然间失去理智,一把抱住杜芳久久不放……

  五

  李倩见到我每月有2千元的收入,还能兼顾孩子,自然对素未谋面的老太太十分感激。不过,一次她翻弄我的抽屉,被藏在记事本皮面内的5万元牡丹卡惊怵住了。

  多次盘问,我讲述了是老太太给的奖金。李倩是聪明的女人,立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。她盯着我的面孔,很久。我毕竟是做过亏心事的,被李倩看得将脸别到了后面。

  一切都明白了。李倩的脸变得一阵红一阵白的,不过她什么都没说,只是用劲甩了一下披肩发,想说什么又咽回去了。

  以后的日子自然可想而知,我以为自己是做了件伤风败俗的事,尽管他知道我对杜芳并不是单纯的金钱关系。我说,已没有权利要妻子原谅自己。自己当初的确是被金钱迷惑了,不然我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来。我很后悔,因为,现在妻子和儿子都离开了我,我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。

  不过,现如今我已离开了这里,在一家私人化工厂打工,每个月给儿子寄钱回来,杜芳因为此事,也离开这里,到国外生活了。儿子恢复得挺好,已上小学一年级了。

您的预约信息已经成功提交,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

感谢您选择我们!

Thank you for choosing us

天成家政提示:你现在浏览的网站是镜像网站

请访问原网站:www.0734jz.com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