求职者上门投诉:我三次求职三次都被骗!_天成家政

求职者上门投诉:我三次求职三次都被骗!

来源:天成家政资讯  日期:2004-08-10 10:36:00

刚走出学校大门,小彭想在成都找份正经工作,趁着年轻多赚点钱。但是,这个想法却被现实击得支离破碎。

从7月15日到现在,她三次求职,三次被骗。8月2日,小彭对记者说:“我现在已经不敢去应聘了,不知道在那些招聘广告后面,还有多少个陷阱等着我们!”

聘“家政服务员”险成“小姐”

小彭自诉:我是在成都某人才市场上看到那个招聘广告的,上面没写公司名称,只是说需要年轻、有学历的女孩做高素质家政服务员,月收入千元以上。我22岁,中专毕业,条件正适合,就去了。找了半天才在莲花路一个大院里找到了这家公司,公司窗户上贴着“中介”两个大红字。屋里只有一个中年妇女,她打量了半天,问我是什么时候到成都来的,老家在哪。然后就说她老家也是内江的,跟我是老乡。套了半天近乎,她说看我挺天真的,索性就把话挑明了。依我这条件,可以在她这儿挣大钱,有三种挣钱方式:第一种是跟她做婚介生意,把我的照片贴在征婚表上。如果有来征婚的,看中我了,我就去露露面。露一次面,挣5元钱。弄好了,一天就能挣好几十元;第二种是做聊天员,陪客人出去聊天。客人去的都是大酒店、大宾馆这些好地方,小费一次就能挣一二百元;她说第三种暂时不太适合我,因为我工作经验不足,挺适合陪我去应聘的表姐。她一眼就能看出来。我表姐长得特别漂亮,她说我表姐可以直接在她这里接待客人,一次200元,她只提50元钱。我还没太听明白,表姐就跟她告辞了。出来后她就埋怨我胆子太大,什么地方都敢去,差点掉进“培养”“小姐”的淫窝。

记者亲历:8月3日,记者在莲花路一幢居民楼里找到了小彭投诉的“贴心家政”。记者看到,公司门上只贴了“家政”两个不干胶字。老板是个贵州人,他说公司现在有十几个聊天员,干得都不错,最棒的一个月能挣好几千元钱。聊天这活很好干,公司客源很多,只要把这些客人陪高兴了,有大把小费赚。记者询问客人得怎么陪,要是碰到无赖怎么办?老板一听就笑了,说工作的时候都是一个人在外边,你做了什么没有人知道。想怎么陪完全取决于你自己,目的就是赚到小费,让客人高兴。无赖客人也许会有,可以转身就走,可不但挣不着钱,还得搭进去车费。让这些无赖客人高兴,心甘情愿付小费,那才是你的本事。

聘“话务员”赔了399元

小彭自诉:我在报纸上看到的招聘话务员的广告,经过了面试、复试,就成了试用员工,可是在试用期内必须卖一种能打折的商务卡,第一张卡必须付399元抵押金,我背着男朋友交了399元钱,可是卡根本卖不出去。我跟公司说不干了,把抵押金退给我。可他们说啥都不给退,就这么赔了399元钱。后来,我看到一个聊吧招聘话务员的广告,通了一次电话,老板说得陪客人喝酒、下棋,我没敢去。

记者亲历:8月3日21时,记者来到科华北路的这家聊吧应聘暗访。记者刚推开门,六七位服务小姐齐声喊道:“你好!”一位小姐热情地走近记者,把记者领进卡台里坐下。这里的服务小姐年龄大都在20岁左右,每个人都化了浓妆。随后一位小姐走过来说:“我来陪你聊天好吗?你先点一种酒喝吧!”记者称还有两位朋友一会儿过来,等他们来了以后再决定喝什么牌子的酒。这位小姐说:“先生,你先来这里坐一会儿吧!”她用手一指吧台。

22时10分,一位男士推门进来。他有说有笑地与服务小姐们打招呼,然后拽着一位服务小姐坐到了卡台里,两人很亲昵。两位离记者较近的服务小姐闲聊时说,有一位服务小姐昨天晚上跟一位客人聊了一会儿后,跟着客人走了……

22时15分,见记者的两位朋友还没有来,便借故离开。当记者起身要离开时,服务小姐问:“你的两位朋友都是男士吗?”记者说:“是!”她又问:“他们都能喝酒吗?”记者答:“都能喝!”她非常高兴地对记者说:“太好了,有时间你一定要带他们来!”

应征“保安”险掉传销魔窟

小彭自诉:一周前,我们看到伟发公司下属一个公司招聘保安,月薪800元。招聘广告上只有一个传呼号,我和男朋友马上就挂电话联系,回传呼的是个男的,让我们到水碾河3站台。他们把我们接到站台旁一个居民楼里,进去后一个穿西装的人自我介绍是负责人,说在这儿干好了可以直接调入伟发。他说保安挣得不多还得不到锻炼,如果能加入他们的营销机构,推销化妆品,前途无量。

然后,这个人就把我男朋友带走了。我等了将近10分钟,一点动静都没有。我急了,说你们这不是在搞传销吗?赶紧把我男朋友放出来!我给你们10分钟时间,外边还有人等我们,不放人就报案。

他们可能是害怕了,把我男朋友放回来了。我男朋友说那个人跟他说,他得“洗脑”,接受培训,学会赚大钱。

记者亲历:8月4日,记者来到水碾河一居民院大门前,男记者拨通电话后,一位男士问:“你们来了几个人?你想应聘什么工作?”得知记者想聘保安,年龄28岁,他斩钉截铁地回绝说年龄太大,不适合。建议记者应聘营业员,在记者答应后,他把记者领入小区一处位于五楼的居民住宅,两室一厅,屋内墙壁已褪色,光线很暗,整个房间好像很久没有打扫了。从门外到门内,记者没看见牌匾、公司业务介绍等方面材料。一位西装革履的年轻男士说,应聘人员要交15元钱的报名费和25元钱的食宿费,然后在这里封闭培训3天。吃住都在这里,不许回家。记者寻问营业员为什么还要经过3天培训?为什么不让回家?他说公司上边就是这样要求的,这是硬性规定,所有员工都得遵守。不让回家是因为晚上也要培训、开会。记者说自己以前就在超市做营业员,有工作经验,不用参加培训了。他说,有工作经验也得参加培训,这有利于今后开展工作,能结交更多的人。记者说听说营业员已经满了,他立即解释说公司很缺人手,应聘人员只要有一定的工作素质,都会给一个机会。

走出卧室,在走廊里还有两位来应聘的男士,其中一位被年轻男士叫进了卧室……

职场中介谁来把关

小彭去应聘的信息多是在职介所看到的。8月4日下午,记者在许多职介所看到,市内有不少招聘广告只留下了电话号码和手机号码,地址、公司名称写得都很含糊。记者向每一家都提出了要打招聘广告的要求,可没带营业执照。他们都说没关系,营业执照可以补交,现在就可以交钱、定位置。

对于许多来蓉找工作的人来说,人才中介是他们寄予很大希望的去处。他们想在那里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,但往往事与愿违。本报再次提醒,求职时一定要多个心眼。(来源:人力资源报)

您的预约信息已经成功提交,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

感谢您选择我们!

Thank you for choosing us